Menu

烟火人鱼,神转折大赛



摘要:
〔云之城,云上之城墟,不在人间之境。情事皆幻境而生。谨叙吾之年少理想国〕蓝小鲸离开云之城第一百零二天。在他离开的第二十三天,我在城外遇到一只瘫痪的鲸鱼。正当我准备磨牙开宴,思忖着哪一块膏脂最厚,可以

 初次见到玲珑凤,心头为之一惊,不想天底下竟有如此美妙之女子,自此便爱的疯狂。

第一章:元宵篇

〔云之城,云上之城墟,不在人间之境。情事皆幻境而生。谨叙吾之年少理想国〕

   
那日府上替祖母办七十寿辰,父亲大人请了戏班歌姬来庆祝,因我大病刚愈不久,父亲命阿蓝好生看管,我见外面热闹的很,让阿蓝扶着我出去走走,看到戏台上生龙活虎的景象,多日的抑郁烦闷之情竟烟消云散。

    正月十五,万家灯火

蓝小鲸离开云之城第一百零二天。

 
听着混沌的声音,我的眼神迷离起来。我的记忆仍停留在我醒那日,我头疼欲裂,从床上惊坐起,眼前一片眩晕,耳边都是:“云公子,云公子”的呼喊声。我睁开眼,一切都是混沌模糊的,陌生的脸,陌生的声音,只是听见他们云公子云公子的唤我,像来自千里之外。

   
各个门派也是热闹非凡,张灯结彩,好不气派。云梦江氏的莲花坞没有了江枫眠,虞夫人,江厌离,也没有魏无羡那意气风发的身影,只剩江澄孤身一人。虽然节日场面比着以往只大不小,但江澄脸上始终流露着一丝孤独与落寞。曾经的元宵佳节,魏无羡和江澄总是带着江家弟子“偷蜡”,六师弟总是把百姓家门口点的蜡烛全部“偷”走,所以也总是被人家察觉,或是逮个正着,然后被人家大骂一通:“谁家的野孩子?!”

在他离开的第二十三天,我在城外遇到一只瘫痪的鲸鱼。正当我准备磨牙开宴,思忖着哪一块膏脂最厚,可以制作明烛。但这头鲸鱼幽幽的醒来,一明亮透澈的双眸瞬间俘获我的心魄,我闭嘴不再谈吃,我害怕我这骨瘦如柴的身体还不够大鱼怪塞牙缝的。

     
 后来,他们告诉我。我是开国功臣云将军的儿子,我得了一场大病,醒来以前的事情就什么也不记得了。然后我开始慢慢熟悉一切,想找回以前的记忆…

     
接着再被魏无羡说教一番:“不是我说你,六师弟你能不能有点脑子?谁家的蜡燃尽后一点烛泪都没有的?你好歹给人家换个短的呀!”说着一巴掌拍到六师弟的脑袋上。六师弟也不生气,手挠脑袋,道:“知道了!知道了!大师兄。”

我准备潜逃之时,背后传

     
想着想着,突然耳边传来缥缈悦耳的歌声,眼前一袭红衣女子从天边撑着红绸而来,伴着天际散落纷繁的梨花,青丝随风飘起,像展开了一朵黑色的大花…蓦地,已缓缓踏在台上,舞动着红色的丝绸,伴着歌声翩翩起舞。人群顿时沸腾起来,欢呼雀跃着,“玲珑凤,玲珑凤来了”,“竟然请来了玲珑凤”…“玲珑凤?”我思忖着,看着舞台上那个明眸皓齿,面容冷艳的美女子,这三个字便留在我的心中,“阿蓝,玲珑凤是谁?”我转过身去,想问问妹妹阿蓝,回过头她却不见了,“这丫头,说好的看着我呢,竟然自己跑去玩了。”

       
这一想江澄便入了神,连自己嘴角噙着一丝笑,也全然不知。宗中弟子恭敬地叫了几声:“宗主!江宗主!”江澄这才回过神来了“金凌公子刚派人来,说是邀你去金家共赏“孔明齐飞”。顾名思义,就是千万盏孔明灯一齐放飞,飞至高空便是满天星星般的景象。金凌不知自己戳了江澄的痛处,江澄的姐姐江厌离,生前除了做些美食便是放孔明灯了,江厌离对他和魏无羡说:“这孔明灯会带着你的愿望飞上天,升到星星旁你的愿望就能实现。”江澄如今也是知道的,实现愿望什么的,只是来安慰一下自己罢了。

来慵懒的声音:“你就是这么对待伤患的吗?你要宰我,也得拖回去涮洗干净了,不是吗,安?”

图片 1

      “宗主你应邀吗?”这弟子又问。

他以伤患为由,害我背他入城时像拆散了筋骨。当我在悲戚之时,想到童话中有一美丽的田螺姑娘,但为什么我捡到的却是一只很胖很胖的鱼。我只好默默咽泪长叹。

   
最后,我才知道,她叫玲珑凤,是京城里最有名的歌姬,在云衣坊里唱歌,美得遗世独立,倾国倾城。

        江澄略显严肃的点了下头。

而他正微笑地看着我说:“你可以叫我阿蓝。你可以替我更衣沐浴了。但,你刷牙了没?不过鲸鱼肉不怎么好吃。”他隐匿了嘴角浅浅的笑,双眸含情。

   
自那日起,我便对她朝思暮想,脑海中总是浮现出她绝美的脸庞,翩翩起舞的样子,幻想着我们一起吹箫谱曲,我想我是爱上她了。

这弟子立马道:“是!弟子这就前去准备!”其实江澄还是担心自己的侄儿是否能坐得稳兰陵金氏宗主的位子,要知道金陵也只有十几岁而已金氏的前辈长老们当然不服气了。但是金凌这嫡系的出身,再加上有江城这个江宗主舅舅他们也不敢过多的造次。也让金公子暂时稳住了脚跟。

在云之城的一段时间里,他的颔骨越长越尖,脸上的横肉渐渐隐去,身体日渐瘦削

   
后来,我的病痊愈,除了仍记不起以前的事情,其余都恢复了过来。我便得以出门,所以我常常去云衣坊里听歌,她的每次出场都是伴着红色的丝带纷繁的梨花从天而降,就像仙子一般,我天天来,她天天唱,她唱歌的时候眼睛是那么的深邃忧郁,像一汪潭水,盯着远处,似在看我又不在看我,我的心亦随她的歌声飘荡。

       
兰陵金氏是四大门派家族中最好场面的,所以今日的元宵宴会也是如往常一样,富丽堂皇,略显夸张。这大概都是家中前辈筹划的吧。

颀长。他日渐长得像蓝小鲸。他有琥珀蓝的双眸,却看不到光亮。这是他的一个秘密。但他生气时两颊会浮现隐隐的鳃,他还是一个腹黑魔王。而蓝小鲸不会。

 
 每次回去,我都会把在云衣坊的事说给阿蓝听,说玲珑今天唱了什么歌,跳了哪些舞,阿蓝睁着忽闪忽闪的眼睛,望着我牵起嘴角:“哥哥怕是迫不及待想要迎娶凤姐姐咯”,我总是白她一眼,她就撇了撇嘴,吐了吐舌头,然后很认真地教我应该怎样赢得玲珑的欢心…

         
清河聂氏应该也不太平,毕竟聂明玦凶尸事件才平息不久,再加上聂怀桑整日流连于书画纸扇中,也少了大哥的管教。宗中之事很少触及。今日的元宵节,也只是办了场家宴而已。

人们都说胖子是一种温柔的动物。但却不知瘦下的胖子很凶残。

 
 我让阿蓝陪我一起去,阿蓝就会说“你自己的终身大事,干嘛拖着我啊,我给你出谋划策就行了,哥哥加油啊”然后就自己一个人飞也似的跑走了。我就照着阿蓝跟我说的,一步一步照做,在玲珑唱完歌后送花,写诗托人送给她,花重金买通云衣坊的老板在玲珑练歌的地方吹箫,跟玲珑一起谱曲…渐渐地,我与玲珑熟识起来,她的面容是那样的孤美冷艳,但是她的内心是那样的单纯温暖。

       
以往的姑苏蓝氏过节也挺冷清,但今年却是热闹了许多。不过云深不知处的女弟子跟男弟子还是分开的,不然魏无羡也不会又在偷看蓝氏女弟子们言笑晏晏了。

除夕之夜。

图片 2

“你在干什么?”蓝忘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阿蓝,新年快乐!”

 
 我与她在短短几个月内相熟相知,最终有一天,我带玲珑去放花灯,人太多,有个人不小心把玲珑撞倒了,“啊,玲珑”
我着急的抱住了她,急得快流出了泪水,玲珑躺在我怀里,半睁着眸子,用她那冰凉的手拭去了我眼角的泪,“玲珑,我倾慕你多时,让我来保护你好不好”我用力地抱着她,生怕别人把她拉走了。玲珑虚弱的笑着:“亦飞,我等你这句话很久了。”

   
魏无羡连忙回头笑道:“啊!蓝湛,那个,我……我想放孔明灯!”说话间不露痕迹地用身体挡住了蓝忘机的视线。

“笨蛋,不要离烟火那么近啦!”

   
我们在一起了,常常在云衣坊的清水湖幽会,我唤她“凤儿”她叫我“亦飞”,她弹琴,我吹箫,她谱曲,我填词,我对她说“凤儿,终有一天我将娶你为妻”,她躺在我怀里笑着温顺的点头。

    “好。”

“可是,阿蓝,我只想让你…你…听一听烟火的声音……”

图片 3

“那我们去买吧!”魏无羡拉着蓝忘机的衣袖就走。蓝忘机的视线在长廊窗后的那群女弟子身上停留了一下,若有所思。

他的颜色瞬间温柔下来,嘴角漾开笑意,半明半澈的夜空中,美丽的烟火也不及他一分的美丽。

 
 于是,有一天趁父亲大人心情大好,我跟他说想娶云衣坊的玲珑凤为妻,父亲勃然大怒。斥责我不应迷上这等风尘女子,我争辩到,她只是一个歌姬,从未做过见不得人之事,父亲怒火冲天,说“就算她什么也没做,她这辈子当了歌姬就再也洗不清了,你要是不跟她断绝关系,我就再也不认你这个儿子”

        云深不知处的女弟子们正把玩着几盏孔明灯,似乎还不知道怎么放。

“阿蓝,你相信有年的存在吗?”

 
 听到这话,我只能忍着不敢出声,从小到大父亲的话从来说一不二,我和阿蓝乃至云府上下从未反抗过,然后父亲便将我锁在房中派兵把守,我心急如焚,担心玲珑找不到我。这样过去了半个月,阿蓝来看我,我向她打听玲珑的近况,阿蓝告诉我父亲派人关了云衣坊,并且警告玲珑不准再接近云公子,还让云衣坊的老板将她禁足。阿蓝说,她去看过凤姐姐一次,凤姐姐十分憔悴,哭着问她亦飞是不是不要她了。听到这里,我泪如雨下,捶胸顿足只怪自己保护不了心爱的女人。我拉住阿蓝的手:“蓝儿,你帮帮哥哥吧,既然逃不过,那只有带凤儿私奔了,哥哥不能失去她。”

        姑苏城内,万人无巷。

“傻瓜,那是人间的传说。不过如果有年出现的话,我也会不管你的。”说完,嘴角浮现朵朵的笑漪。

   
于是,在一个月明的夜晚,阿蓝给把守的官兵们都下了迷药,让我拿着给我准备好的东西,去城外大杨树下,那里有一辆马车,凤儿就在那里。我谢过阿蓝:“蓝儿,你永远是哥哥的好妹妹,这一别不知何时相见,你要照顾好自己。”阿蓝哭着点头。

       
似乎都奔着元宵灯会去了,街上也是摩肩接踵。魏无羡双手交叉抱臂,倚着蓝忘机左顾右盼,动不动就被些小玩意儿吸引。好几次窜得看不见人影。不过还好,蓝忘机个子高,有些鹤立鸡群。魏无羡的这副身躯,虽然不低,但比起前世还是差远了,此刻钻进人群里也只剩半个脑袋。

“你……你……”我涨红了脸,心里被他憋气得半死。

   
在杨树下,我终于见到了我魂牵梦绕的心上人,一月未见,她似乎苍老了许多,我摸着她的脸,她抱着我说“亦飞,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凤儿,不会的,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蓝忘机仍是从容淡定地跟在魏无羡身旁,白衣下的脚步却有些慌乱。魏无羡回过头对着蓝忘机笑盈盈地招了下手,示意他走快点,原来魏无羡又被前面略显惊艳的烟火表演给吸引了。

但很快,他清润的声音透过耳膜:“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好像是烤乳猪……”

图片 4

       
蓝忘机不失风度的加快脚步,但是街上人太多了,不得不放慢速度才不至于撞到人,不知不觉两人之间便隔了一堆人。烟火表演到了精彩处,看表演的人群一阵欢呼,鼓掌喝彩。魏无羡也兴趣盎然的鼓掌,蓝忘机看他看的挺高兴,便远远的站在一旁看着他,因为他也实在不想挤在人群了,况且前面是几个打扮精致的大户人家的小姐,应该是跟了丫鬟的。

在万火升天的一瞬,我低头发现烟火落在我的裙子上,留下了一个洞有令人销魂的场景。顿时,气血挤破胸腔,面色潮红,迅速熄灭了烟火,但难掩难堪。

 
 我们去了邻国,在一个小城里生活,几个月后阿蓝与我通信说家里找我找不到,都快急死了,父亲说只要我回来,什么都依我,并立了字据给我。我知道父亲从来不违背诺言,便欣喜地对玲珑说:“凤儿,我们终于可以回家啦”

     
蓝忘机盯着魏无羡喜上眉梢的表情,自己也笑了,这是观音庙后又一次看着魏无羡,看着看着就想笑了。蓝忘机很少在人前笑,他这一生除了父母,大概只为眼里这男子笑了。

“阿蓝,你快看,身后有年!我。先走了,再见!”

    果然父亲没有反悔,反而准备为我筹办和凤儿的婚事,下月月明就成婚。

       
“快看!他在笑哎,是不是在对我笑啊!”蓝忘机视线擦过的那群千金小姐里的一个道,语气里充满了渴望。

他一脸神色复杂地留在原地,或明或暗的夜空中隐隐绰绰留下了他无奈的笑。

   
成亲那天,凤儿穿着凤冠霞帔,我与她一起走过府门,给爹娘跪拜,夫妻对拜,我知道盖头下的她一定很美。晚上,我开心的喝了很多酒,终于可以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了。我推开房门,“凤儿”我唤她,坐在她旁边,慢慢的把盖头揭下来,“画上新娘妆的凤儿果然美若天仙”,她腼腆的笑着,“亦飞,我终于嫁给你了”。“嗯嗯,我们终于在一起了”我伸手抱她,她缓缓靠过来,对我说“亦飞,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我知道,我也是”我幸福的笑着。

          “你少臭美了,明明是在对我笑!”另一个女子许是不服气,也连忙道。

在奔跑中,我听到了雪仿纱裂开的声音……但愿他不知道!

   
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不,你不知道”,随即而来的是一个冰冷锋利刀子贯穿了我的胸膛,她缓缓地退了几步,我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凤儿,凤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虚弱的喊。

          ……

终于回到了云之城,城中蓝色玫瑰已妖娆开绽,除夕已过。这里离人间很远很远,烟火在城市上方寂灭,空托快乐,而云之城上听不到,瞬间即逝的美,就轰然倾塌在宇宙的奇点,我只能在云之城上遥远观望。此刻,孤树守城挨明月。

   
 “别喊玲珑的名字,你不配叫凤儿,是你害死了她”她发出凄厉的叫声,双手沾满了我的鲜血,颤抖着用刀子指着我,我豆大的泪珠从睁大的双眼中滴下来。

         
到蓝忘机发现这群女子在谈论自己时,她们已经走到自己身旁,快要把自己围上了。蓝忘机一语不发,从容不迫的走了几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找了一个能看到魏无羡的地方重新站好。然而,这些女子却又跟了过来,蓝家家训有待人以礼之说,所以,蓝忘机微微躬身道:“请问姑娘可有事?”

月临九阙天时,阿蓝回到了云之城上,他从人间带回了一篮子的贡品和一匹红绸。

   
 “我要杀了你,为玲珑报仇”说着,她流着泪举起刀子准备用力一刺,“啊,阿蓝,不要这样”刀蓦地一停,她睁大了绝美的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我,嘴角抽泣着发抖:“你说什么”,我虚弱地捂着伤口,眼角泛起泪花,哭着求她“阿蓝,不要一错再错下去了”。眼前的玲珑凤全身颤抖着,用手撕下了脸上的皮,阿蓝的脸映入眼帘,泪眼纵横“哥,我今天必须杀了你,我没想到你竟然杀了玲珑!”

       
“当然有事,”其中一身着白衣,鹅黄色衣边的女子道,“公子刚才可是对这我们其中一人笑了?”

我便想取笑他说:“阿蓝,你拿了人家的贡品,莫要是当人家的祖宗,可你青丝还没绾正……”我捂着肚子,直不其腰来,更惊奇地发现他身上佩戴着许多香草,胸前还饰有一串紫玉兰。七分则美,三分近妖。我笑得更欢
了。

 
“你明明知道我与她两情相悦,就算我和她不能相爱,可是你也爱她啊,你怎么能杀她呢”阿蓝近乎疯狂的抽搐着嘴角。

          “不曾。”

“其实,在人间,女子见我貌美,以瓜果投之,又赠我香草。莫非,你是在妒忌,抑或说是……”

图片 5

         
“不曾?公子说谎,刚才,我们好多姐妹都看到你笑了!”其中一碧衣女子理直气壮,这女子性格很是泼辣。

我打断他说:“才没有呢!”不过生得好看的男人,确实让人妒忌,但他是肉食动物。

 
我虚弱地哭着,鲜血流了一地…她已不是我认识的蓝儿了,我认识的蓝儿单纯活泼,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更何况去伪装杀人呢,都是因为我,“蓝儿,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你才会这样,我对不起你”

         
“无意冒犯,告辞。”说完,蓝忘机便一跃而起,落在那群女子身后的古老银杏树上。

“于是我到商铺以瓜果换以三尺红绡,后来到了城隍庙。那和尚见我是一问我,为何抱着红绡。我回答说,只因家中祭祀用的神猪偷看人间的烟火,翻下贡台,被香火所焚,……”

   “你闭嘴!”阿蓝近乎疯狂。

       
待蓝忘机定睛再去看魏无羡时,却找不到人了,而树下的那群女子仍不肯离去。

不等他说完,便知他要取笑的便是我。我一把夺过红绸裁新裳。不过最后,我落荒而逃,没再敢问他贡品之事。

   “蓝儿,是凤姐姐对不起你”,我挣扎着,想靠着最后一点力气爬到她的身边…

“公子,看你的打扮应该是姑苏蓝氏的弟子吧?”刚才说过话的白衣女子道:“你们蓝家弟子都跟你一样爱上树吗?”说完,还轻笑两声,这明摆了是在调戏蓝忘机。她们要是知道眼前的这俊冷的男子正是姑苏蓝氏的二公子会不会被吓到,大概是因为晚上光线不好,那群女子并没有看清蓝忘机白色抹额上的云纹,也不会知道他是蓝氏宗内弟子,更不会想到他就是蓝忘机。

云城月下,他留下了一弯浅笑,美醉蝶月花树。

   
 “她都被你害死了,你还敢这样说她,我要杀了你为我的凤姐姐报仇!”她举起刀颤巍巍地过来,“今世不能在一起,我来世幻化成男人也要和蓝儿在一起”说着,我缓缓地摸着自己的脸,从耳后把皮抽出来。

蓝忘机脸不红心不跳的,仍淡定从容。但这仿佛更加引起姑娘们的兴趣,她们也不看烟火了,索性就逗弄起蓝忘机了,可是蓝忘机也不是那么好逗的,每次都能不失风度的以理驳回。

我握着温软的红绸,想着他和蓝小鲸模糊的面容隐隐重叠。我有些想念蓝小鲸了。

 
 “凤姐姐…?”蓝儿惊呆了,她颤抖着放下了刀子,“你是我哥还是凤姐姐?”“凤姐姐你没死?”蓝儿哭着颤抖着跑过来,此时我已经精力枯竭,动弹不得,倒在血泊中,蓝儿跑过来,把我拥入怀中。

“公子可有心上人?如若没有,不如从我们中挑一个做你心上人可好?”白衣女子又道。

听说阿蓝种下的狐狸树开花了。

我拼劲全身的力气:“蓝儿……凤姐姐没死…………你哥是好人……那日你哥来找我,说……说你和我……在这世上……是永远……永远不能相爱的……没有人……会承认……你哥说他得了……得了不治之症……将不久于人世,他希望看到……两个他人生中最重要……最重要的女人幸福……所以他让我易容……代替他做云公子,这样就可以和你……和你近距离的相守了”蓝儿大哭着,“咳……刚开始易容时……用错了药物导致失忆了……几天后就想了起来……没想到你去假扮我……我以为你是怀念我所以假装我……我就想没事……这样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名正言顺地在一起……在一起……我本来想今天……今天告诉你……呼……”一口鲜血喷出来漫在嘴里,我再也说不出来话了,蓝儿泪流满面,抱着我大哭,我想伸手替她擦拭泪水,可是手重的再也提不起来。

蓝忘机:“……”

 
我感觉身子异常轻盈,房顶出现了一束强光,突然蓝儿大哭一声“凤姐姐,啊,是蓝儿害了你……”我拼了命地想留在她身边,可是灵魂已出窍,不由自主地朝强光那靠。“姐姐,等我,蓝儿来了”说着,蓝儿拿起了刀朝自己左胸刺去……“不要”我声嘶力竭的喊到,想挣脱强光的力量,我拼命的伸手,眼泪迸落下来,可是动弹不得,缓缓向上飞去……世界静止了,我看见匕首从她的胸口挣脱出来,我看到她眼角的泪,我全身撕裂般的疼痛。

“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这俊公子已有心上人了。”魏无羡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借过,借过啊!嘿嘿,多谢!”

图片 6

“你是何人?”碧衣女子高声道,许是从小娇生惯养,这女子脾气可真不小。

 
 “不要”,我大喊一声蓦地惊醒,发现自己处在另一个世界中。我揉了揉眼,哦,原来只是一场梦,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怎么会是古代呢。我拿起刚买的手机,屏幕里倒映出一张孤美冷艳的脸,“原来玲珑凤就是我啊。”我看了看手机,现在是上午十点,原来这个梦做了这么长时间。

“姑娘莫生气,在下莫玄羽,”魏无羡笑嘻嘻地作揖道,至于为何要用莫玄羽这个名字。当然是因为魏无羡这个名字太“出名”了。魏无羡看了眼蓝忘机,“树上这位俊俏公子是在下的哥哥”魏无羡故意加重哥哥二字,一脸邪魅。

我突然睁大了眼睛,对,手机,我又看了看手机,想起了阿蓝的名字:

蓝忘机听到哥哥二字时,突然就愣了一下,耳垂泛起一抹红霞。

云魅蓝

“你刚才说这位公子有心上人,可是真的?”白衣女子问道。

我的阿蓝

“我骗你干嘛,我家哥哥的心上人,风流倜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回眸一笑百媚生,软玉温香……”各种形容人相貌俊美的词语乱用一通,拐着弯夸自己,“你们肯定没戏!”

图片 7

你碧衣女子又要发火,白衣女子连忙示意道:“阿绿!”女子这才忍住,不仅哼了一声,也没听出魏无羡的话里有什么不对劲儿的。

 
“阿蓝,魅蓝,我们再也不会分离了”,我握着魅蓝手机,“我们终于可以无拘无束地在一起了”

“对不住,两位公子!”白衣女子道,“小女不知树上那位公子心已许人,多有冒犯。不知这位公子可否与小女共游灯会?”这白衣女子媚眼如丝,很是勾人心魄。

  “把魅蓝捧在手心,我们再也不分离,颜值加速度,你值得拥有O(∩_∩)O”

“这样不太好吧?”魏无羡假作推脱之势,转而又做推脱不了的无奈之势。他哪会无推脱之辞可说?不过是玩心又起,想要调戏调戏蓝忘机,故意气一下他而已。

图片 8

“无妨,我们走吧!”白衣女子说道又作势要拉魏无羡,还未碰到魏无羡的衣袖,眼前的俏公子,就被人拉走了,准确的说是被提走了。

   

只见蓝忘机单手提着魏无羡的红绸腰带,头也不回的往那棵银杏树走去,一语不发。

   

“蓝湛!你放开我,后面那么多姑娘们看着呢,多丢人啊!”魏无羡像只束手无策,乱扑腾的兔子一样,蓝忘机当真把他放下,然后直直的盯着魏无羡,两人视线交接,魏无羡从蓝忘机颜色及浅的双眸里居然看到了一丝的欲望。(没错,蓝忘机这般禁欲系的冰山男神对魏无羡这妖孽的欲望却极强。)

     

两人站在银杏树后面,粗壮的树干,刚好遮挡了两人此刻的亲密举止。魏无羡被蓝忘机按在树干上,背贴树干,单手撑在魏无羡头侧,右腿抵在魏无羡两腿之间。

 

魏无羡看着眼前的一张极为俊朗的脸一点点放大,直到模糊起来,紧接着便感觉到微热的鼻息吹在自己的脸颊上,然后嘴上一热,蓝忘机低头吻上他的唇,带着淡淡药味的舌头蛮横霸道地席卷着,动作略显笨拙,但是比以往还是有技巧多了。蓝忘机的舌头搔刮着魏无羡敏感的上颚。魏无羡心想:小爷我教的真不错,才几次就知道挑逗我了。魏无羡似鼓励般伸出舌头以诱导。

     

两人这番交缠,可谓唇枪舌战。津液从两人紧紧交缠之处溢出,沿着魏无羡的嘴角,下鄂,脖颈,一路向下流至锁骨处。许久,吻毕唇分,蓝忘机沿着津液经过魏无羡的嘴角下鄂,脖颈,直至锁骨,吻的火热,不似以往的小心翼翼,吻得的魏无羡仰头闭目。

     

“啊!”魏无羡吃痛的小声叫起来,“你咬我干嘛?”

     

“痛吗?”蓝忘机问。

“当然痛了,你以前都是很温柔的咬的,今天怎么下嘴那么重。”魏无羡埋怨道,用手摸了摸被咬的地方,又低头斜着眼看了看,扫到一圈规矩的红印,“牙印都咬出来了!”

“惩罚。”

就跟小姑娘们开个玩笑而已,真小心眼儿,魏无羡心想。嘴角却忍不住勾起好看的糊涂,娇嗔道:“好了,人家以后再也不开这样的玩笑了。”本想用这种娇气的语气逗蓝忘机开心,却没想到蓝忘机一脸正经的说:“下不为例。”说完转身就走。

卧槽,真把他当小媳妇儿啦。魏无羡惊恐地想,也不忘了跟上蓝忘机,走时还不忘对那群姑娘们打个招呼:“恕在下不能相陪了,因为我是断袖啊!哈哈哈……”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吃瓜群众。

“蓝湛!等等我!

咱们去干嘛?

哦,对了,咱们得去买孔明灯呢。”

只听见魏无羡一个人的声音。

……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